置顶
你是第 303221 位访问者,欢迎来到福建省金融工作办公室门户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开发性金融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有何作用?听他们说!

信息来源: 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8-16 18:19:15

8月12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首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殷勇表示人民币能够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丝路基金董事长金琦表示运用开发性金融理念 探索“一带一路”建设投融资创新机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金融体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与中国特有的制度优势密切相关。

        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立于2008年4月12日,由40位40岁上下的金融精锐组成,即“40×40俱乐部”。作为非官方、非营利性金融学术研究组织,论坛以前瞻视野和探索精神,致力于夯实中国金融学术基础,探究金融界前沿课题,推动中国金融业改革实践,为民族金融振兴与繁荣竭尽所能。


        现任“中国金融4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论坛理事会主席为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先生。


殷勇

人民币能够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在开发性金融推进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面临币种选择的问题。殷勇指出,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美国、日本、欧盟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日本10年期国债利率仅为0.05%,美元10年期利率也在2.2%左右,在国际上融资绝对成本相对较低,而人民币10年期国债利率则达到3.5%左右的水平,因此,给人形成的印象是我们的资金没有竞争力。


不过,在殷勇看来,这种认识可能不准确。他进一步解释说,如果金融市场足够发达,两种币种可以通过货币掉期操作进行转化。此外,我们也能提供多个币种的融资选择。中国外汇储备包含全球所有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如果融资需求中有其他币种需要,是能够满足需求的。


而且,殷勇认为,“由于我们的人民币池子相对而言更大,所以在提供人民币资金方面更具有相对竞争优势,人民币应该能够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16年至2020年5年期间,除中国以外,亚太地区国家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需求大约每年为5030亿美元,但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资金供给量总额仅为每年1960亿美元。“由此可见,供给量和需求量之间的差额将达到每年3070亿美元,约占所涉及地区GDP的5%。”殷勇表示,按照这一比例进行推算可知,“一带一路”全部覆盖区域中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将会超过每年6000亿美元,这一巨大缺口的背后含义不言而喻。


殷勇表示,从对亚太地区主要国际金融机构资本金规模的统计来看,以开发性为主的主要国际金融机构资本金总规模只有5134亿美元。换言之,即便将上述所有开发性金融机构资本金全部用于投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也无法弥补这一项目一年所需的资金量。“所以,资金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而对于满足‘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需求,毫无疑问,开发性金融应发挥主要作用。”殷勇强调。


殷勇认为,在传统的开发性金融中,通常对选定项目直接开展贷款融资,但开发性金融资金有限,可用资源往往被少数项目全部占用,很难发挥杠杆效应以满足更多项目的资金需求。而且,与商业性金融不同,开发性金融采用保本微利的基本模式,这一模式隐含一定程度的暗中补贴,主要体现为利息补贴。由于补贴没有显性化,在进行谈判和作出决策时往往意识不到这种补贴的程度。


此外,殷勇进一步表示,开发性金融的资金成本相对较低,导致不同国家或不同项目之间存在攀比情况。由于开发性金融往往对少数项目提供大量的资金支持,项目集中度比较高,其在项目建成后存在比较大的道德风险。因此,开发性金融的传统模式很难满足“一带一路”建设的巨大资金需求。


“我们要尽可能发挥开发性金融的杠杆作用,提升开发性金融的效力。”殷勇认为,具体来看,首先,开发性金融有限的资金应当尽可能用于股本投资,从而撬动更多的债务融资。其次,开发性金融资金应当尽可能用作劣后级资本,承担更多风险,从而撬动更多的股权投资跟进。再次,尽可能采取公私合营模式,更多撬动私人部门投资。第四,开发性金融资金应当尽可能投资基础设施、国家安全相关的外部效应强的项目,给市场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更多公共品,从而撬动其他更多项目投资,使得其他项目在商业上更具有吸引力和可持续性。


殷勇表示,发挥资金杠杆效用以后,可以运用分散化手段完善“一带一路”开发性融资风险管理,避免有限的开发性金融资金集中在少数大型项目上。否则一旦出现风险,损失会比较大。


根据多年统计,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整体经济增长率大大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和发达国家水平。“也就是说,只要开发性金融投资足够分散,在较长时间内,总体上资金是安全的,同时会有不错的盈利前景。如果遵循保本微利模式,对盈利作出适当让步,还能撬动更多的资金。”殷勇表示,按照这样的模式,开发性金融不是单刀直入、单打独斗,而是和其他资金一起进行项目融资,这样可以避免道德风险以及攀比,尽可能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金琦

运用开发性金融理念 探索“一带一路”建设投融资创新机制

金琦表示,开发性金融不仅是“一带一路”建设重要的资金来源,更是一种用市场化方法实现国家战略的金融合作和创新形态。她表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开发性金融因其独特的理念和定位优势,在创造性开拓市场、整合相关资源、带动资金投入、增进项目信用以及对接政府和市场等方面,能够并且应当发挥积极的引领和带动作用。


在金琦看来,开发性金融的核心精髓是将国家信用与市场化运作有机整合。


具体而言,金琦表示,一是依托政府信用,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二是利用自身优势,为项目实现增信,吸引聚积更多资金;三是坚持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在立项、尽调、融资结构及合同条款设计、退出安排等所有环节,贯穿风险防范与收益保障并重,确保资产质量和中长期财务可持续;四是注重社会效益,实践国际标准和可持续发展理念,推动投融资领域制度创新和规则完善。


当前,“一带一路”投融资体系需要搭建一个开发性、商业性与政策性金融有机组合的合作网络。那么,如何确定开发性金融在这个网络化布局中的定位,并与其他融资形态有效配合,以发挥其独特的优势?对此,金琦认为,金融部门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不仅要为项目提供市场化、“短平快”的融资支持,更应积极推动分享和应用开发性金融的经验和理念,有效整合投资所在国政府与投资主体及合作各方的共同力量,有针对性地解决基础设施建设等中长期投资项目的融资困境,有效推进和实现互联互通和互利共赢。


然而,传统上我国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融资结构中,股权投资存在不足。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更多具有公共属性的中长期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投资数额大、回报周期长的能源资源、产业合作项目受到资产负债比率的制约,也迫切需要股权资金支持,这些对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中股权投资提出了要求。金琦称,商业性资金都偏好于投资有抵押、有担保、求偿优先的债权,而不愿意投资高风险的股权。中长期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绿地投资面临巨大的风险,长期股权投资需要解决好投资风险问题。


因此,金琦认为,开发性金融的理念和经验对股权投资具有很强的指导和借鉴意义。一方面,要充分整合所在国政府、多边开发机构、各类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主体的力量,在制度设计上实现政府信用与市场化运作的有机结合,才能保障项目的顺利实施,在实现项目自身财务收益的同时,实现项目投资的社会效益;另一方面,股权投资要支持企业获取经营管理权,获得对项目管理运营的更大控制力。另外,股权投资有利于增加投资方的谈判筹码,争取更多中国元素,既能带动国内经济调整,又能带动装备制造业“走出去”,还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更好地实现“互利共赢”的目标。


据金琦介绍,作为以股权投资为主的中长期开发投资基金,丝路基金成立两年多来,一直坚持重点关注和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中兼具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产业价值的中长期基建项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探索开展了一些以股权为主的投资实践。目前,丝路基金承诺投资金额已达68亿美元,股权投资占比接近80%,在股权投资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金琦表示,丝路基金非常愿意借鉴开发性金融的成功实践,与国内外各类金融机构共同合作,为构建合理可持续的中长期开发投资框架积极尝试,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作出应有贡献。

孙国峰

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金融体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与中国特有的制度优势密切相关。

孙国峰表示,开发性金融包括多边金融机构在其他国家早就存在,而且一直都在做,但在中国最成功。在孙国峰看来,中国的开发性金融远远超过其他经济体,以及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规模,这可能和中国整体经济体制有很大关系。


孙国峰进一步解释说,一方面,国家治理能力是开发性金融能够成功的外在环境。孙国峰表示,开发性金融具有规模效益、跨越周期以及解决信息不对称等优势,但是这些优势要体现在项目上,即项目主体需要有一定的协调能力。众所周知,我国地方政府有非常强的协调能力,能够做很好的规划,能够调动各方面的资源实现规模效应,而其他国家政府可能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或者欠缺这样的条件。这是一个重要的外部条件。


另一方面,这与中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的经济制度有关。孙国峰表示,我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是国家完全持股,这样可以做到跨越周期,没有短期的回报压力,同时国家还可以为开发性金融的债务增信。


此外,这与我国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管理相结合的双支柱金融调控框架密切相关。我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对经济金融进行逆周期调节。孙国峰认为,开发性金融在逆周期调节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经济处于下行趋势的时候,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而出现顺周期行为,经济越下行,银行就越不愿意贷款,货币就会越少,而货币越少经济就越下行,从而导致恶性循环,这也是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长期面临的状态。而如果经济出现下行,利用开发性金融增加信贷以及扩大需求,最终能够实现经济增长,开发性金融自身也可以通过逆周期调节实现回报,最终取得双赢的结果。